环翠在线,环翠新闻网,环翠信息网,环翠信息港,环翠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翠地图 >

山东济阳:黄河滩民陷搬迁困境

时间:2018-02-15 03: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322.com
2012年01月21日 星期六 往期回顾 新闻列表 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山东济阳:黄河滩民陷搬迁困境 本报记者 王帝 实习生 张蕾《中国青年报》(2012年01月21日03版) 花二庄村的村民这回可笑不起来了。 山东省济阳县花二庄村一直是黄河大堤内的滩地村,因为受到

2012年01月21日 星期六

      往期回顾    新闻列表   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山东济阳:黄河滩民陷搬迁困境

本报记者 王帝 实习生 张蕾 《 中国青年报 》( 2012年01月21日   03 版)

花二庄村的村民这回可笑不起来了。

山东省济阳县花二庄村一直是黄河大堤内的滩地村,因为受到黄河水患的威胁,花二庄村上下都期望能搬迁至安全区域。因为曾在正式出版的《山东省地图册》中“被搬迁”至黄河大堤外,花二庄村的村民一度以此为笑料。此事经《中国青年报》关注后,引起当地政府重视,村民再次燃起了搬迁的希望,但搬迁的通知,却一直没有到来。

花二庄村的搬迁怎么这么难?

    在地图上“被搬迁”

花二庄村位于黄河大堤与黄河之间宽约1000米的滩地上。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花二庄村的耕地无法得到黄河大堤的保护,这里的村民长久以来过着“有水就淹,没水就种”的生活。

黄河水利委员会工作人员曾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鲁豫两地,类似这样生活在黄河滩里面的滩民还有百万人。 

他们中的许多人常年生活在危险之中,一场大雨就可能让河水夺槽而出,毁坏房屋,淹没农地。只有生活在地势较高处的滩民,才可以部分避免河水的侵袭。因为黄河滩区不仅是滩民的生产生活之所,也是黄河排洪、滞洪、沉沙的区域。搬出黄河滩,成了花二庄村几代人的梦想。

1998年,花二庄人终于盼到了搬迁的政策。“可是十多年过去了,花二庄还在原地不动。”花二庄村村民程玉德告诉记者。

2002年的一天,在济南打工的花二庄村村民程传广无意中看到,地图上的花二庄村已经被画在黄河大堤外了。“不光是花二庄,附近几个没有搬迁的滩地村都‘跑’到大坝外面去了。”

2009年,中国青年报记者为此采访了济南市的相关部门,对方表示,资料是由济阳县提供的。

2009年8月,《中国青年报》以《地图上已搬迁的村落仍在黄河大堤内》为题,关注了花二庄村的搬迁问题。程传广告诉记者:“报道以后,崔寨镇政府进村进户排查群众是否愿意搬迁,我村群众每户都表达了搬迁愿望。济阳县时任县委书记张新文2009年8月11日在崔寨镇政府向我村群众承诺,在黄河滩区之外给花二庄村村民整块地,通水通路通电……”

时隔两年,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在2011年出版的《山东省地图册》上,花二庄村的位置仍处于黄河大堤外。当然,这仍然仅仅是地图上的“被搬迁”,花二庄村的实际位置仍未变动。

    搬迁梦再成泡影

曾经,程传广对花二庄村搬迁一事满怀信心。

在本报关注花二庄村搬迁问题后,对于花二庄村紧急撤退通道的修理与滩区土地平整的工作很快展开,这些举动让花二庄村村民感觉到了政府的重视。

“县委书记都许诺能整块地了,当时也商量得很清楚,在建房方面,花二庄村村民自筹资金,以后有相关政策我村群众再享受政策。当时,大家还以为自筹资金建房只是传统意义上的盖新房而已。”程传广说。

2010年9月,在县委书记承诺一年多以后,花二庄村的搬迁工作仍未展开,程传广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2009年8月,济阳县政府工作人员曾表示,县里实际上也很想帮老百姓解决问题,打算把花二庄村这类规模较小的村庄进行合并,以这种方式进行搬迁,但是具体时间还“不好说”,“慢慢来吧”。 

一年后,程传广再去询问搬迁进展时又被告知了类似的答案。“当时我就在想,这是不是在敷衍我们?”

崔寨镇政府在不同场合向村民算了一笔搬迁账。据程传广回忆:“结合新农村建设土地增减挂钩政策,节约一亩地国家奖励12万元,我村通过搬迁可节约大约60亩地,获补助700万元左右,人均需建楼房40平方米,总共需建筑面积11000平方米,每平方米建筑成本1400元,共需资金近1600万元,去掉国家补助,剩余资金缺口如果由花二庄群众负担,人均需负担4万元左右,但村民们掏不出这笔钱。”

此后,花二庄村搬迁便一直搁浅。2011年,当初作出承诺的县委书记也因换届调走,“我们感到搬迁梦又成了泡影。”村民代表程玉州说。

    村民无力自己搬迁

“那4万元的资金缺口不是村民不想掏,是确实拿不出来。”程传广说。

“滩区是单一的农业经济,种的是最基本的作物,地又基本以沙土为主,影响产量,收益有限,一年能得1000多元就到头了,赚不了什么钱。”程玉州告诉记者,“在黄河滩区还不能种果树等经济林,不能像黄河滩区之外的村庄一样种蔬菜大棚。”

《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倾倒垃圾、渣土,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禁止在行洪河道内种植阻碍行洪的林木和高秆作物。

如果仅是土地贫瘠,花二庄村村民表示尚且还能忍受,但住在黄河滩,就必须承担一切重来的风险。

据不完全统计,从1950年到2004年,黄河滩区出现44次漫滩,平均每1.27年就有一次,频繁的水灾使得滩区保种不保收。河南省农科院的专家就曾在学术论文中写道:“每出现一次大的洪水,滩区内的水利、交通、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就几乎损坏殆尽,耕地的土质也会发生根本的变化,农民经过多年翻、挑、耕等土地优化措施调整形成的优良耕地,全部变成沙土地,再种植农作物常常减产甚至绝收,陷入‘建设——破坏——再建设——再破坏’的恶性循环之中。”

程玉州说:“花二庄村很幸运,最近三十年只有三四次漫滩,但每一次伴随的都是令人心痛的损失。”

程传广还告诉记者,考虑到安全因素,政府也不愿把重要的经济项目投放在滩区。滩区工业农业双双受限,农民很难富裕。

此外,“滩外建得好一点的房子能用三四十年,甚至还要长,我们的房子十几年就得返修。我们的房台(用于垫高房屋的土台——记者注)是用沙土堆起来的,因雨水冲刷,很多房子几年就成了危房。”程传广很无奈。本来就比滩外穷,还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物力修房,滩区居民经济雪上加霜。

    “求求你,搬迁我”

济阳县崔寨镇副镇长王凤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镇政府在与村民会谈时也已经确认了花二庄村村民不具备搬迁条件。至于搬迁计划,他表示:“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会进行搬迁,但现在还并没有具体时间安排。

他还告诉记者,滩地村搬迁不单单是花二庄村一个村庄的事情,要从全局出发,“济阳县还有其他滩地村。”

对于是否需要花二庄村村民为搬迁自筹4万元费用的问题,王凤章表示,不会要村民花到4万元,但需要村民具体负担多少费用“还没定”。

根据济南统计信息网的资料,2009年,济阳县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1至8月为3.1亿元。2011年,济阳县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1至8月达5.9亿元。

为进一步了解济阳县政府对花二庄村搬迁的计划,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花二庄村所在的崔寨镇党委书记张方、镇长毕义忠,但均未接通。

济阳县政府负责人让记者与县委宣传部联系。然而,县委宣传部负责人在得知了记者询问关于花二庄集体搬迁一事的来由时,挂断了电话。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