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桂在线,临桂新闻网,临桂信息网,临桂信息港,临桂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临桂创业 >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时间:2018-01-14 10:0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svpwn.cn
A5创业网是国内领先的创业资讯和****平台,提供权威的创业资讯和精准的品牌营销****。以创业融资动态、创业学院、产品经理、人物访谈为内容驱动,与互联网创业者

  2018年1月11日上午,北京气温零下,寒风中,近10名乐视供应商双手交叉取暖,他们有的缩着脖子,有的戴上帽子,尽可能把自己捂严,焦灼地在乐视大厦门口走来走去。

  

  他们是前来讨债的乐视供应商的一份子,在挂好写有“乐视还钱!”的红色条幅后,走进大厦一楼大厅与同伴们会合。

  大厅内,黑压压的人群,这里聚集了更庞大的队伍。供应商们摆放了4个高约1.8米、长1米的橘色帐篷,帐篷上贴有“乐视还钱”的口号和来自28家基建供应商的声明。

  据供应商反映,目前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和****商有50多家,欠款总计7000多万,今天前来讨债的有20多家,主要涉及乐视手机售后、乐视基建两大业务,乐视在两项业务中累计欠下约5000万元款项。

  1月12日下午两点半,《财经天下》周刊4次致电乐视控股副总裁赵磊,以询问供应商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但均未能接通。随后,乐视方面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债务小组一直在跟进处理,有进度都会进行发布。

  “打卡”式讨债

  自2016年11月乐视传出资金断裂开始,来自天南海北的乐视供应商纷纷向北京乐视总部涌来,至今已两百余天。

  这些来自河南、内蒙、四川、山东等各地的店建供应商和****商已经完全熟悉了周边环境,最早的从2016年12月末,临过年前两周左右的时间来到乐视大厦楼下,随后几乎保持着一月一次的频率。

  在这场持久战中,有人动摇、有人通过不受推崇的极端方式拿到欠款、有人干脆放弃,还有一部分人始终坚守在讨债“根据地”。

  2017年9月,乐视宣布与部分供应商达成债务偿还协议,此后媒体大规模报道了供应商从乐视大厦大撤退的“盛况”。然而,没拿到承诺的讨债者们,继续相约在乐视大厦楼下度过2017年北京的秋冬。

  这部分人已经形成了有组织有分工的队伍。每天早上9:30“打卡”,下午5:30“下班”,中午相约吃饭,偶尔开个会讨论“作战计划”,双休日“休战”回家,甚至还挑选了专门负责对接媒体和乐视方面的代表。

  和往常一样,当他们看到任何与乐视债务相关的信息,都会重新从天南海北聚集到这里,这次是因为听说贾跃亭的妻子甘薇回国全权负责国内债务。

  2018年1月2日,贾跃亭公开发文称,对乐视体系债务危机引发的影响”深感愧疚和自责“,委托妻子甘薇、兄长贾跃民全权处理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并表示”我会尽责到底“。

  然而,艰苦的持久战战果并不显著。偶尔有来自乐视的高层出面谈判,结果也都不让人愉快——“没钱”、“我做不了主”、“没有解决方案”,这些来自乐视方面的回应像三九天的北京来了一场**雨,噼里啪啦打在讨债者们脸上,凉在心里,抬头一看面前仍是看不到尽头的等待。

  “到现在,甘薇、贾跃民都没有给我们任何回应和对话机会。”供应商们表示。

  “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亮子扯着条幅的两角,与三四个供应商一起合力将其挂在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门口,红底条幅上的白色大字在阳光照射下格外显眼,来来往往的车流和行人却很少抬头望一眼,大概眼前的景象太过熟悉。

  

  来自江西的亮子是乐视手机售后****商,2017年10月开始了漫漫讨债路,至今3个月,算是讨债大军中的“后辈”。

  由于资金紧张,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选择火车这种交通方式,频繁往返于北京和1000多公里外的江西之间。

  “累死人了,一趟得坐十几个小时,已经来了9趟了,几乎是每周都来。”亮子很无奈,“但是没办**啊,我们拉横幅他们(乐视)来见一下我们,我们不拉横幅他们都不理。”

  不过,冻着手挂上的横幅也就存在了1个多小时。中午12点左右,来了三四个**察,让他们把横幅撤下。

  亮哥和同伴们对**察的到来已见怪不怪,“来好多次了,经常有人报**,乐视那边,供应商这边都有人报。”

  横幅撤下后不久,大厦内就响起了声嘶力竭、情绪高亢的男声“贾跃亭还钱!甘薇还钱!”,对初见者来说足够震撼。

  几分钟前,负责乐视手机售后的老李熟练地使用话筒和音响将讨债口号录进去,聒噪的音响声开始持续在大厅内回荡。

  这是他们的出镜率较高的讨债道具,不过有所升级,从喇叭换成了无线话筒和音响,说到升级,此前频繁在报道中出现的瑜伽垫也换成更立体坚固的帐篷。

  

  老李来自山东,他介绍,前些天他们的“**样”更多,乐视大厦大门、前台和大厅墙上都被贴上白纸黑字的条幅,上面写着“乐视还我救命钱!乐视还我过年钱!”,此外,供应商们还自**了“讨债服”,白色大褂的背面用红色墨水写着“乐视还钱!”,十多人排成两排站在乐视大厦门口。

  对于这些行为,乐视大厦前台工作人员拒绝了《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要求,但根据观察,工作人员与****讨债的供应商之间并不“见外”,双方甚至还聊起了天。

  被讨债的讨债人

  年纪轻轻因被欠款背负几百万债务,或人到中年开始为看不到头的债务跋山涉水,这些听起来就让人绝望的事,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前来讨债的乐视供应商身上。

  帐篷中、大厅里、寒风中,这些讨债者们并未流露出还会痛苦的神情,还会趁着空闲时间打王者荣耀,两只手因冻得红而略显笨拙。那些看似平静,习以为常的表情下隐藏的巨大苦楚,也许只有微信上对话时连发一排哭的表情

  才能让人体会到。

  这些供应商们在帐篷上贴出的声明显示:我们的资金链断裂,企业举步维艰,因为欠钱,我们曾经的供应商把我们企业的门堵上了,因为没钱给工人发工资,曾经多年同甘共苦的老工人一个个离开,因拖欠办公室房租多次被房东威胁。

  “不敢回家,家里都是来要账的。”老风叹了口气,“过年这个节点,农民工没收到工资都来找我们要钱了,没收到钱就去你家、****找你,大家都认识,会很难堪。”

  老风是来自内蒙古的乐视基建商,9月目前还被拖欠账款100多万。他表示,2017年9月乐视宣布债务解决方案后就再没给钱,****目前已基本停止营业,这样的****状态也几乎是每个讨债供应商的遭遇。

  在被问到有没有被人催债时,亮子笑了,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还有比催债更严重的。

  “用户手机坏了,我们没有材料给他们保修,就来砸我们的店,还打伤我们的人。”

  说着,亮子一直翻手机试图找到当天拍的****。他表示,去年今年都出现这种情况,“现在还有用户一直威胁我们,我们都得躲着,现在每天都要发照片回去(向用户汇报每天要账情况)。”

  随后,他向身旁同样是乐视手机售后****商的同伴发问:你们有人没被用户找麻烦吗?

  大家笑了。

  明日复明日

  挂条幅、喊口号、穿“血衣”,两百多天的坚守和**议,都没有让讨债有任何实质**进展。一天结束,乐视大厦重归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老张来自河南,是队伍中来得较早的,2016年11月,乐视传出资金断裂消息后一个月,他就立马赴京观察情况。

  “刚开始去的几个月,都给了一点。”老张透露,2017年3月,50多家供应商还和乐视签了一个盖过章的还款计划书,计划同年12月底还清所欠债务。

  “但****结果是,5月份以后就再没还过款,总计还款20%,也就是2000多万,还差7000多万。”老张表示自己还有240万款项没拿回。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